作者 主题: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12  (阅读 1323 次)

副标题: 魔女之战·灰烬中的法兰尼亚·新棋手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1
  • 苹果币: 8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12
« 于: 2015-03-24, 周二 00:33:55 »
[21:36] <ST> ————————————————————————————————————————————————
[21:37] <ST> 这个地方曾经有其他的名字,而今,它叫做地狱。
[21:39] <ST> 用打磨过的白石、良木和美丽的编织品建造起来的王宫在燃烧。银制的浮雕化作滚烫的液体滴落到地面,昔日歌颂诸神的图景旁穿刺着衣着华丽的贵族与大臣的尸体。
[21:40] <ST> 人在火焰中狂舞,因自己注定一死的命运之惨痛而发出控诉。风中充斥着万物将死前的哀嚎,却也因此而变得寂静无声,只是吹拂。
[21:42] <ST> 黑色的骑手驾驭着他们的座骑,高举着火把。
[21:43] <ST> 这些生物是来自于远离人类与诸神之地,甚至远在魔界之外。
[21:43] <ST> 他们身上带有潮水、腐朽的木头和贝壳的味道。
[21:44] <ST> 他们不知疲倦,也不晓得痛苦为何物,他们在神话与真实的狭缝之间挥纵着自己手中尖锐的武器。
[21:44] <ST> 他们是昔日的‘长船之民’,一个消亡了近千年的部族,一个曾经光耀而自豪,却被时间所淘汰的民族。
[21:45] <ST> 他们是自尊的掠夺者,遵循道义的凶残海盗,也是被南方的七枝联盟与北方的蛮王夹击而覆灭的文明。
[21:46] <ST> 而今他们却骑乘着由潮水所幻化的野马,驱赶着这个城市的人民,就好似娴熟的骑手监管着属于自己的羔羊。
[21:47] <ST> 对于菲利亚来说,魔法的存在从未如此清晰过。
[21:48] <ST> 虽然和四方的魔女相处时,能够感受到她们身上强大的魔力,以及一举一动所创造的奇迹的每分精良构造。
[21:48] <ST> 但对她们来说,她们就是魔法自身,奇迹是富含生机的呼吸,是每一次心跳,是构成了魔女真名的拼写。
[21:49] <ST> 而如今魔法却像是取代了现实,与之相对的,真实的世界本身却像是虚假的存在。
[21:50] <ST> 绵密的咒语如同城墙般植根深入,层层叠叠地包裹着这座城市。
[21:50] <ST> 数万名早已忘却了自身名姓,却强大而不朽的黑暗士兵只是这魔法可以被人所理解的一小部分。
[21:51] * 菲莉亚 自幼开始,魔法的力量之于自身,就如同可靠的朋友乃至自身手足一般,使用其力量则像是呼吸一般自然
[21:51] <ST> 唯有魔女可以理解它的本质,也唯有魔女能够意识到它的目的。
[21:52] <ST> 但在所有魔女之中,没有谁比菲利亚更能感受到这种做法的不吉。
[21:52] <ST> 那像是要将现实侵蚀,混淆魔法与真相一般。
[21:53] * 菲莉亚 然而面对如此规模的,深深植入现实的粗暴影响也不禁感到了一丝恐惧
[21:53] <ST> 某个不亚于四方魔女的存在一定经过了数年,数世纪,数个纪元的谋划,才能编织出如此强大的咒语。
[21:53] <ST> 而今,在这个咒语的中心。
[21:54] <ST> 菲利亚感受到了初次与自己旗鼓相当者对敌时,彼此特有的,魔力之间的冲突。
[21:54] <ST> 以及除此之外的,这个强大的魔法空间所怀有的某种‘目的’。
[21:54] <ST> 施法者渴望着某个存在。
[21:55] * 菲莉亚 撇了撇嘴,“切,根本从一开始就已经落后太多了嘛……”
[21:55] <ST> 这个能够将一大片区域永远扯入癫狂之魔法本质中的术法,真正追求着的,是一个使其完全的‘祭品’。
[21:56] <菲莉亚> “不过呢,一直以来,我就是为了对付这样的情形受训的吧。”
[21:57] <ST> 在魔女所处的位置——这个城市最高的地点,王家法师塔的尖端。
[21:57] <ST> 除去遍地的尸体和魔法爆炸的残余之外,就只有一群阴暗的群体萦绕在菲利亚的周围。
[21:58] <ST> 然而,它们并没有伸出自己能够冻结凡人心脏和灵魂的碰触。
[21:58] <ST> 而是带着敬畏和本能恐慌的姿态,远远地避开了这名魔女。
[21:59] * 菲莉亚 伸出手,四道月光在掌中交织成形,冻结为长弓的形态
[21:59] <ST> 和历史一样古老的武装带有的力量让黑色的‘群’向更远处畏缩。
[22:01] <ST> 它们和那些骑士相同,源自殒命于海底的古老怨灵,虽然有几千只眼睛和同样数量的手臂,虽然拥有冰结一座城市的力量,然而在菲利亚看来,它们也只是这庞大魔法中对自己最不构成威胁的一小部分。
[22:01] <ST> 不过,对其他人就不是了。
[22:01] <ST> 在四下奔逃,或绝望地等待着死亡的人类之中,有一支目的非常明确的小队。
[22:02] <ST> 它们以古老的圣歌和诸神的祝福庇护自己的身体,用钢铁和魔法与黑色的骑兵与阴暗的群灵交锋。
[22:03] <ST> 在这些人的正中,存在着一切的关键,魔法所要索取的祭品。
[22:04] * 菲莉亚 眯起一只眼睛,缓缓拉开弓弦,光华四射的箭矢凭空出现在弦上
[22:05] <ST> 那是一名美丽但憔悴,坚毅却饱受折磨的金发女子。在她周围是她忠诚的骑士和最后仰仗的宫廷魔法师,也是这座城市最后的战斗力。
[22:05] <ST> 虽然在人类之中他们都是杰出的人士,只是在这无法抵抗的魔法作用之下,这些人的存在宛如盛夏艳阳下冰花般的脆弱与短暂。
[22:07] * 菲莉亚 将弓箭对准了那群人的上方,“法兰尼亚的镜湖之灵啊,回应我的召唤,将你们的力量,将这土地的力量借给我……”
[22:08] <ST> “请您放心,女王陛下,我们就算拼尽一切也会让您到弗雷德里克大人身边去的。”
[22:09] <ST> 一名年轻的骑士如此对那金发的女子说到,他的盾牌砸破了铠甲下腐朽的木材,黑色的海虱涌了出来,被骑士们的钢铁靴子所踩碎。
[22:09] <ST> “我只希望自己还有颜面站在他的面前,或许……我应该在这里和我的人民一同迎接最后的审判。”
[22:10] <ST> 女王露出了一个凄楚的笑容,她身边的魔法师露出凝重的表情举起手杖,以其上闪光的宝石撞击着飞掠过他们头顶的一团黑雾,使得其发出刺耳的尖啸与哀鸣,并且迅速退开。
[22:11] <ST> 然而就在他们走出不到数十步的距离,硝烟和灰尘之中显出了一个巨大的形体。
[22:11] * 菲莉亚 松开弓弦,射出的箭矢在那几个人身边展开巨大的法阵,数个巨大的水元素从中出现,在他们和黑雾之间构成一道屏障
[22:12] <ST> 那是拘押凡人灵魂的的怪物,深渊之中的巨人。
[22:12] <ST> 它无情地挥下手中收割一切生命的巨斧,却被比自己更加高大的水人所阻挡。
[22:13] <ST> 女王因为几乎要落到自己和身边忠勇骑士身上的巨斧而刚刚发出一阵短促的惊呼,她身边的人扑了上来,却被突然冒出的水柱给夺走了所有的视线。
[22:14] * 菲莉亚 接着,数道烈焰的箭矢接二连三的落到高大的巨人头上,以及女王周围的黑雾之中
[22:14] <ST> “啊!”
[22:14] <ST> 在被烈焰吞噬,驱散,化作一团模糊的死亡之后。
[22:14] <ST> 巨人的身体来到了菲利亚所在的地方。
[22:15] <ST> 它这样强大的黑暗灵魂并不会轻易地被毁灭,而是会回到自己所属的界域等待100年后的机会。
[22:15] <ST> “你这魔女,你以为你在与谁为敌。”
[22:15] <菲莉亚> “哎,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吗?”
[22:16] <ST> “我的主人拥有比你更深的道行,她是世间魔法的起源,连诸神在她面前也会颤抖。”
[22:16] * 菲莉亚 将另一支箭矢搭上弓弦的手稍微停了一下
[22:17] <ST> “她要这个国家和这些人类,而你的阻挠无法阻止她,只会加深她的不悦。”
[22:17] <菲莉亚> “却没有告诉你该怎么好好说话?所以她是谁呢?”
[22:17] <ST> “你不会想要知道她的名字,因为那意味着你的毁灭,傲慢的魔女。”
[22:18] <ST> 巨人的灵魂尖啸着说罢,化作了一阵旋风消弭而去。
[22:18] <ST> 此时,巨大的水人面前,大地在震颤与摇晃。
[22:19] <ST> 倒塌的墙屋与塔楼、铺路的石板、石板下的泥土,泥土之下坚硬的岩块——这一切造就了更加强大、宏伟的巨人。
[22:19] * 菲莉亚 喃喃,“所以还是要花时间调查嘛。时间什么的,现在已经变成了最为宝贵的东西了呢……”
[22:19] <ST> 大地的元素嘶吼着与水元素撞击在一起。
[22:20] <ST> 骑士们扶着女王从两团巨大的,相争着的存在脚下通过,举起盾牌挡住了掉落的石块与水柱。
[22:22] <ST> 地元素转过了头,将目光投射到了菲利亚的身上。
[22:22] <ST> “你在找我吗?年幼的少女啊。”
[22:22] * 菲莉亚 在女王前方不远处打开了一道微微发光的门扉,“法兰尼亚的女王陛下,请进。”
[22:23] <ST> 在那用覆满苔藓的双眼之中,一个声音回荡在整个城市的上空,却只有菲利亚才能听见。
[22:23] <ST> “多么的无知,富有天赋又迷人的力量啊。”
[22:24] <ST> 一道火墙在门前升起,挡住了骑士和女王前进的脚步。
[22:25] * 菲莉亚 略微皱眉,“你又是谁呢?这样粗暴的手笔,是某个为老不尊的前辈吗?”
[22:26] <ST> “呵呵,前辈……?”
[22:27] <ST> 地元素与水元素最后的挥击化作了一阵混杂泥浆与石块激流,淹没了房屋涌向被火墙困住的男人与女人们。
[22:27] <菲莉亚> “呐,我是比较讨厌历史课……”
[22:28] <ST> “我是这片土地正当的主人。”
[22:28] * 菲莉亚 及时在他们身边展开力场构成的墙壁挡住汹涌的泥石流
[22:28] <ST> “这如今被你们称呼为法兰尼亚的土地曾经属于我。”
[22:29] <ST> “是狡诈的神明和被你们歌颂为英雄的窃贼从我手中将它夺去。”
[22:29] <菲莉亚> “把祭品埋掉也毫不顾忌么?挖坑很累人的啊。”
[22:29] <ST> “让开吧,无知的小女孩,我的力量不是你可以匹敌的!”
[22:30] <ST> 被力场所笼罩住的人看向天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22:30] <菲莉亚> “那可说不准。”
[22:31] <菲莉亚> “我呢,已经决定了要庇护这几个人。”
[22:31] <ST> 巨大的,燃烧着的石块——每一块都有着宫殿般的大小,朝着这座城市和菲利亚自身的立足之地落了下来。
[22:33] <ST> 虽然所有魔女都知道‘流星坠落’这个法术,然而通常来说,也只是用来对付一小群的敌人。如今被召唤的这些陨石,却足够毁灭方圆数里内的一切。
[22:33] <ST> “那就随他们一块毁灭吧。”
[22:34] * 菲莉亚 再度开弓,射出数道淡绿色的光线,将头顶坠下的石块分解为无害的粉末
[22:36] <ST> 骑士和女王惊恐地看着从高塔上方射出的光矢将每一块巨石都化作了闪光的粉尘。
[22:36] <ST> 对于施法者来说,没有比这更加显眼的挑衅了。
[22:37] <ST> 大地因为不知名的存在的怒火而开始震动、碎裂,一道深堑如巨蛇般蜿蜒着逼近他们所在的地方。
[22:37] <ST> 而与此同时,菲利亚感受到了传送法阵在自己身边被构筑起来的波动。
[22:38] <ST> 两头饥渴而强大的恶魔徐徐地在深渊的硝烟之中显出了自己的身形。
[22:39] * 菲莉亚 早在意料中似的触发了传送的法术,将自己送到女王的附近
[22:39] <ST> “有意思的少女,你选择与我斗法吗?”
[22:39] <ST> “但我是教导最伟大的贤者凯南魔法的人。”
[22:39] <ST> “我是写下符文并赋予它们力量的人。”
[22:40] <菲莉亚> “有趣,那我们可以看看这么些年来,你的学生以及你学生的学生是否毫无进步。”
[22:41] <ST> 魔鬼跃上高空,在他们身后,一道道由烟雾构成的大门被打开。
[22:42] <ST> 来自深渊的军团,比亡灵狡诈,比死者无畏,通晓对抗魔法师之奥秘的军团集结完毕,向你们的所在落了下来。
[22:42] * 菲莉亚 将包绕女王他们的力场球体浮到空中以避开深堑
[22:42] <ST> 大地因为这女子的怒火而摇摇欲坠。
[22:43] <菲莉亚> “很久没这么尽兴了。”
[22:43] <ST> 从被你们避开的裂口下,巨大的百臂巨人抬起出手将自己庞大的身体运出其间。
[22:44] * 菲莉亚 快速吟唱咒文,金色光芒构成的大门敞开,中涌出与深渊军团几乎同等数量的身负白色羽翼的天国大军
[22:46] <ST> 唱咏着圣歌的军团照亮了半边的天空。
[22:46] <ST> 她们的降临却让末日的图景变得更加真切。
[22:46] * 菲莉亚 射出的另一支箭矢则击中了百臂巨人的眼睛
[22:47] <ST> 黄金的剑与白银的雷霆撞击在青铜色的硝烟与暗红的劫火之上。
[22:48] <菲莉亚> “那个,我说前辈啊,你该不会忘记了吧,调动这么大规模的魔法力量,是不可能再隐藏自己的行踪的。你现在,就像夜空中的焰火一般耀眼了哦。”
[22:48] <ST> “你是……谁?”对于自己的拯救者,法兰尼亚的女王只能带着敬畏与不安,悄然地伸出手问道。
[22:48] <ST> 如同菲利亚所说的。
[22:48] <ST> 遍布半个世界的魔力侦查的眼线,已经将之前所有释放咒语的地方都加以了探索。
[22:48] <ST> ——并没有找到。
[22:49] <ST> 但是,在某些时候,看不见和看见是同样的意思。
[22:49] <菲莉亚> “我嘛,是这个世界新上任的魔女之一,请多指教啦。”
[22:49] <ST> 在整个大陆都在自己的监视下时,无法监视到的地方就变得非常的明显。
[22:50] <ST> 名为瓦提里亚的王国之首都,七枝联盟中最大的与握有最多兵力的城市。
[22:50] <ST> 在魔法之歌遍布的全域,只有这里悄然无声。
[22:51] * 菲莉亚 再一次拉开四轮月华的长弓,这一次,指向了天穹中的一点
[22:51] * 菲莉亚 松开弓弦,疾驰的箭矢划出巨大的抛物线
[22:52] * 菲莉亚 以毫无修饰的纯粹魔力撞击,撼动着目标之所在
[22:53] <ST> “安维……”
[22:53] <菲莉亚> “终于认出来啦,可喜可贺。”
[22:54] <ST> 不知名的存在带着刻骨的怨毒默默念诵着菲利亚手中神弓的名讳。
[22:54] <ST> 而随着菲利亚放开弓弦的刹那。
[22:55] <ST> 遥远的瓦提利亚宫廷的露台上。
[22:55] <ST> 一名黑发、妖娆女子的身体被天际突然放出的闪光之箭所贯穿了。
[22:55] <ST> 萨伦琳恩。
[22:56] <ST> 最初的女人,西境曾经的女王。
[22:57] <ST> 刹那之间,菲利亚知晓了她的敌人的名字。
[22:57] <ST> 她是阴谋之神的造物,用美貌与谎言从诸王手中骗走了他们的国土,并且将他们变成猪只在大陆上放牧。
[22:58] * 菲莉亚 嘀咕:“哎呀,惨,真的惹到了不得的前辈了呢……这笔帐,还是要记在那个某人的头上!”
[22:58] <ST> 她是魔法的先驱,却也因自己的弟子而遭到罢黩,死于自己所创造的毒物之下。
[22:59] <ST> 而今……她与冥府的女王达成了某项协议,或者,她用了某种方法复活在了这个世界。
[22:59] <ST> “……非常地……令人印象深刻。”
[22:59] <ST> 透过身体的光让这美艳万方的女子睁大了眼睛。
[22:59] <ST> “我也认识了你。”
[23:00] <ST> “魔族与人类的孩子,辛加尔的公主,命定被授予祝福之地的人。”
[23:01] <ST> “凯南的弟子,影之女王的养女,四方魔女的姐妹,天火之都的继承人。”
[23:01] <ST> “但若你与我为敌,这一切的命运与祝福就将重新被书写。”
[23:02] <ST> 穿透数千里的距离,魔女彼此出现在对方的眼眸之中。
[23:02] <ST> “法兰尼亚的命运已经属于我。”
[23:02] * 菲莉亚 立在灰烬与尘土之中,以身处宫廷般一丝不乱的礼仪,展开长裙,对吾辈之中的先驱者致敬
[23:02] <ST> “这块土地是我夺回大陆的基石。”
[23:03] <ST> 黑色的魔女额头流下一抹艳红的血迹
[23:03] <菲莉亚> “诚然如此,但现在,我可以将这几个人带走了吗?”
[23:03] <ST> 她的容颜惨败而绝美,猩红的双唇带着残忍的微笑。
[23:03] <ST> “带走他们吧,我的姐妹。”
[23:04] <ST> “命运中小小的一个注脚,一个破落的血脉的存续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23:04] <ST> “但要小心,我已经选中了你作为我新的敌人。”
[23:04] <ST> “我将会送来我最强的斗士。”
[23:04] <ST> (出现一心展露肌肉的画面
[23:05] <ST> “和他相比,泰坦巨人也只是渺小的孩童,巨龙也不过是贫弱的野兽。”
[23:05] <ST> “他将带有屠灭万法的祝福,即使你与你的四方魔女合力也不可能匹敌于他。”
[23:05] <菲莉亚> “命运业已脱离它的轨迹,恐怕你我都不再能轻易将其握于掌中。”
[23:06] <ST> “他会将毁灭降临于你和所有人的头上,他将摧毁诸神如今的统治。”
[23:06] <ST> “他,将建立新的命运。”
[23:07] <ST> “逃吧,亲爱的菲利亚。”
[23:07] <ST> “讴歌你还年轻却已所剩无几的生命吧。”
[23:07] <ST> “我们下一次相会之时。”
[23:09] <ST> “你会亲眼看见自己的灵魂被我握在手中,丢进深渊之中最为剧毒与灼热的釜镬。”
[23:09] <ST> 带着狰狞的表情,女子结束了威胁。
[23:09] <菲莉亚> “这样么?接下来的事态呢,看来十分令人期待。人家最担心的,就是像诸位前辈一般渡过漫长又无聊只能看肥皂剧排遣时光的日子呢。”
[23:09] * 菲莉亚 转向法兰尼亚曾经的女王,再次替她打开了通往自己秘密庇护所的通道
[23:09] <菲莉亚> “女王,请这边走。”
[23:10] <ST> 鏖战的天使与恶魔之中的幸存者先后以自己的方式向召唤者致意,回到了自己的界域。
[23:10] <ST> “谢谢您的帮助,拯救者,虽然如今的我无力给予你任何实质的酬谢,请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此刻伸出的援手。”
[23:10] <菲莉亚> “在您的骑士得闲返回您身边之前,请到屈尊到寒舍小住。”
[23:11] <ST> 女王带着手套的手轻轻地碰触了菲利亚的衣角,一行人匆匆地穿过余烬未息的火墙,走进了门扉之中。
[23:12] * 菲莉亚 看着已成废墟的法兰尼亚,轻轻叹了口气,“下一次,应该能做的更好一点吧……”
[23:13] * 菲莉亚 转身进入后,发光的门扇在身后关闭消失,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23:13] <ST> 曾经名为法兰尼亚的这个城市,从这一刻起宣告了终结。
[23:14] <ST> 它新的统治者给予它的名称是‘尤莲’,这片土地在许久以前,七枝联盟尚未订立,人与巨龙共享着土地的时候,曾经有过这个名字。
[23:15] <ST> 被留下的人民向黑暗的骑士和怨灵们低下了头,对内心恐惧的神秘主宰以及多变的命运宣誓忠诚。
[23:15] <ST> 只有很少的数目得到天使军团的帮助逃去了安全的地界。
[23:16] <ST> 而他们却不幸地将一切灾难推到了暗界之民的头上。
[23:16] <ST> 于是,大陆全土都知晓了魔族毁灭法兰尼亚,与北方的蛮人一同杀死伟大英雄卡纳尔的事迹。
[23:17] <ST> 瓦提利亚军团在同时发动了进军,打破了四百年来从未动摇的,七枝联盟之间可贵的盟约。
[23:18] <ST> 大军直指昔日的盟友,大陆最强的骑士王国——玖林。
[23:18] <ST> 而在遥远的北方,一支不死的军团正在悄然上岸。
[23:19] <ST> 它们的女王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国土,他们也完成了对古老怨敌的复仇。
[23:19] <ST> 如今,是向另外一个敌人复仇的时候了……
[23:20] <ST> “哎呀,平衡怎么办呀!”
[23:20] <ST> “怎么办呀!”
[23:20] <ST> “怎么办!!”
[23:20] <菲莉亚> “反正都已经碎了的东西,不如干脆打得更碎一点咯?”
[23:21] <菲莉亚> “往好处想,这样的话,之后就可以随意的重新捏成想要的样子了。”
[23:21] <ST> 薇芳,诗格林德和米雷娅丝等三名魔女一起把空掉的杯子丢在了菲利亚的桌子上。
[23:21] <ST> ““好麻烦啊——!!””
[23:22] <ST> ““我只想平稳地渡过任期!””““对啊,我还想恋爱呢!””
[23:22] <菲莉亚> “如果不是你们一直摸鱼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23:22] <ST> ““呜呜……””
[23:22] <菲莉亚> “那个疯女人发动出来的,是起码累积了数个世纪的魔力吧?!”
[23:23] <ST> “这种时候塞琳到哪里去了!现在是她意淫那些公子之间炽热奸情的时候吗!”
[23:23] <ST> 魔女们互相指责着,不过看得出来她们的确感受到了事态的棘手性。
[23:23] <ST> “其实,本来我们即使黑暗之民获胜也没太大所谓。”
[23:23] * 菲莉亚 带着一丝不悦的神情将头发拨到脑后
[23:24] <ST> “的确那些家伙都是残忍的存在,不过,起码他们也还算是和人类差不多的种族。”
[23:24] <ST> “虽然日子会糟糕一阵子,但是说不定最后也还是能确保正确的历史的。”
[23:24] <ST> 东方魔女米雷亚丝扶着额头说道。
[23:24] <ST> “但萨伦琳恩就不同了!”
[23:25] <ST> “虽然情况那么明朗,但她可是神诶,或者至少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23:25] <ST> “她要对这个世界做的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23:25] <ST> “而偏偏这个时候,能够制衡她的势力彼此都打得不可开交。”
[23:26] <ST> “这样下去,我们……就必须要工作了。”
[23:26] <菲莉亚> “现在不是哪边会获胜的问题,根本是哪边都一心想自己赢,然后统统一起火并砰砰砰到最后什么都剩不下的事态吧……”
[23:26] <ST> “不要!我不要工作啊!”薇芳和诗格林德彼此搂在一起,绝望地说道。
[23:26] <菲莉亚> “所以赶快工作啦?!难道想全部推给我这个晚辈么!?”
[23:26] <ST> “这个建议不错!我把我的部队借给你!加油哦!”
[23:26] <ST> “反正她卯上的是你吧!”
[23:27] <ST> “没错没错!说到底这是你和她的事,你只要获胜就可以啦!”
[23:27] <菲莉亚> “呃?你们当真?”
[23:28] * 菲莉亚 露出冰冷的微笑,“等,等我找找,我把安维放哪儿去了……”
[23:28] <ST> “住,住手啦……”
[23:28] <ST> 魔女们举起手。
[23:28] <ST> “其实,即使我们联手,也的确未必是她的对手。”
[23:28] <ST> “在和你战斗的时候她可能有其他的麻烦吧……否则,要压倒我们还是不成问题的。”
[23:29] <菲莉亚> “也没要你们正面去交战啦。发挥一下你们各自的影响力,让那些人类的国家不要那么疯就好了。”
[23:29] <ST> “毕竟这个可是大前辈呢,和我们不一样,她可是和诸神战斗而活下来……至少活了很久的家伙。”
[23:29] <ST> “就算在外面有得打,在她的国土上,我们四个和你在一起也未必能取胜。”
[23:30] <ST> “唔……很难诶。”
[23:30] <菲莉亚> “至于这个大前辈呢……对付她太累人了,人家也不想再来一次啦,只能再去找些其它帮手了……”
[23:30] <ST> “目前我在东方还有20万左右的兵力可以使用,都是一些把我当作贤者尊敬的列王的。”
[23:30] <ST> 米雷亚丝说道。
[23:31] * 菲莉亚 微笑又回来了,“很难,就不试了吗?”
[23:31] <ST> “而南方和西方彻底的开战了。”
[23:31] <ST> “北方的话,我觉得能在萨伦琳恩的大军下顶过一个月就不错了。”
[23:31] <ST> “啊啊,说的是呢……这下我的威严要扫地了啦。”
[23:31] <ST> 北方魔女愁眉苦脸地应和道。
[23:32] <菲莉亚> “调停和正面对付萨伦琳恩,让你们选一个哦~”
[23:32] <ST> “但是菲利亚你这么关心大陆好吗,现在你的情况很麻烦吧。”
[23:32] <ST> “萨伦琳恩会送出斗士来解决你,你准备好对应的斗士了吗?”
[23:32] <ST> “你应该知道魔女的‘代理对决’吧?”
[23:32] <菲莉亚> “看了那么久的水晶球,姑且有人选吧。”
[23:33] <ST> “每位魔女都需要选择一位合适的战士,这个选择一百年只能做出一次哦。”
[23:33] <ST> “如果你被一名魔女的代理斗士杀死了,那即使是我们也没法让你复活。”
[23:34] <ST> “你的领地,魔具和所知的一切都会成为那名魔女的战利品,而且在这场战争有结果以前,我们谁也没法出手帮你战斗呢。”
[23:34] <菲莉亚> “只有一位吗……略伤脑筋……既然事情紧急只好从几个备选项里找一个最方便的了!”
[23:34] <ST> 薇芳的手指转着杯沿,慢慢说道。
[23:34] <ST>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单里有谁啦。”
[23:35] <ST> “但如果你选法兰尼亚原来的守护者弗雷德里希的话,我建议你尽快行动哦。”
[23:35] <ST> “根据我个人的占卜——虽然因为雷格鲁那个家伙的关系这个可能不太准了。”
[23:35] <ST> “他在近期内可能会死在某个女人手上。”
[23:36] <菲莉亚> “什么啊……果然是不太可靠的第二选项……”
[23:36] <菲莉亚> “没办法只好将就了。”
[23:37] <ST> “嗯,总之,还有一件事。”
[23:37] <ST> “我不知道这和雷格鲁的计划有没有关系。”
[23:37] <ST> “也不知道和萨伦琳恩的复活有没有关系。”
[23:37] <ST> “不过,在七个月之后……”
[23:38] <ST> “将会有一名旧神死去。一名新神诞生。”
[23:38] <菲莉亚> “……”
[23:38] <ST> “这是凯南老师最近好不容易才告诉我的消息。”
[23:38] <ST> “所以诸神大概也很紧张,没空管我们这边的小破事啦。”
[23:39] * 菲莉亚 用力揉了额头,“哎,这下……还真的是大件事了……”
[23:39] <菲莉亚> “呜呜呜,为什么人家会在这种不济的时运下上任啊……”
[23:39] <ST> “总之,加油吧!”
[23:40] <ST> “我和爱情有个约会。”
[23:40] <ST> 薇芳说完,站起了身。
[23:40] <ST> “如果斗士没有合适人选的话,记得来找我哦,我这里有些不错的人呢。”
[23:41] <ST> “那么我也告辞了。”米雷亚斯跟着站了起来:“我会试着去调解一下诸国之间的矛盾,不过我看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比较好呢。”
[23:41] * 菲莉亚 苦着脸点了点头,“希望第二选项骑士大人能够活到人家找到他的时候咯。”
[23:41] <菲莉亚> “希望下次碰面时,能给彼此带来一些比较好的消息。”
[23:42] <ST> “嗯,我去找塞琳商量商量……在预见术方面她是我们中最强的呢。”
[23:42] <ST> “而且……南方留存着最多我们力量之外的土地,说不定其中会有解决目前事态的办法。”
[23:42] <ST> “总之啊……”
[23:43] <ST> “我才/人家/本人一点也不想努力工作啊!”
[23:43] <ST> 留下了这样的抱怨之后,魔女们结束了短暂的茶会
[23:43] * 菲莉亚 露出甜蜜的微笑挥挥手送行,“快点工作吧,姐姐们。”
[23:44] <ST> 被菲利亚饲养的火焰悄无声息地滚动过来,烧掉了桌子和茶具,算是打扫了卫生。
[23:44] <ST> 命运正在朝着魔女也无法把握的方向狂奔。
[23:45] <ST> 菲利亚内心隐隐地有一些预感,或许这也是属于魔女的天赋吧
[23:45] <ST> 在一切结束之后,世界将会变得和原本很不一样。
[23:46] <ST> 但无论如何,复苏的暗界太子雷格尔,可能都已经在和众人与诸神的棋局上,取得了遥遥领先的优势。
[23:46] <ST> 接下来的,或许会是魔族的时代吧……
[23:46] <菲莉亚> “新的,不一样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坏的东西。无论如何,我已经入局了。”
[23:46] <ST> ————————————————————————————————————————————————————————————
[23:47] * ST Save